露营!露营!月光下的豪华露营和返璞归真的自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8-06 04:04

  说到露营,年轻时,和负重徒步分不开,全部家当-帐篷睡袋炊具和食物-都小心翼翼地塞在几十斤的登山包里。常常在走到一半路程时最为纠结,因为筋疲力尽而进退两难。那时纵然再冷再累,也是吃的香睡得好。

  在路上在远离人类文明之处领略到壮美自然景象可能现已模糊,但它们早已化作深埋心底的对于这个世界的热爱,坚定而温暖。

  过些年后,更多是自驾式露营,理由充分地带上丰富的装备和食物,露营的时间也从徒步式露营的几天延伸到几周。付费的营地大多都占领了景色绝佳的位置,像那瑞士Lauterbrunnen瀑布营地和挪威Loften岛的海滩营地,轻松地就可以亲近大自然,被自然宠溺。

  再后来,变得越来越宅,越来越依赖网络、空调和舒适区,身体也越来越娇气,几乎可以在书房的沙发上呆上个天荒地老。

  当然,喜欢露营的人总是有颗不死的探索新事物的心,忍不住要对在波西米亚露营集市所见的Glamping露营方式做一番探索。

  豪华露营(glamping)是一种体验式露营方式,Glamping是由camping(露营)和形容词glamorous(有魅力的,吸引人的)组合而成的,指吸引人的露营活动。

  这种露营方式是小众而神秘的,因为往往需要有专门公司安排,他们在风景优美的野外,私人庄园内或者其他不可思议的地方拥有使用场地的特权。

  帐篷这种传统的露营方式,经过软装布置装饰后,里面可以容纳一个双人床和家具,打造出不同的主题氛围:适合情侣的,闺蜜的,商务主题活动或者婚礼的。

  这个房车的广告语是:“如果用买奔驰车的钱就可以买一个这么漂亮的小房子摆在你的院里,你还会买奔驰吗?” 是的,前提是你需要有个足够大的院子以及买奔驰车的预算。

  木制帐篷,在现场钻进小号的试了一下,真的很小,价格为 AU $ 4720,约2万多人民币。真怀疑会不会有人真的会买一个这么不舒适的木头房子。图中这个至少是个加大号的。

  有的商家不开心了,说自己的屋顶露营设计并不是传统的酒店,于是一个新的名词随之诞生“notel ( not a hotel)。

  看完澳洲排名前十名的glaiming营地,我默默地排出了自己心中的第一名:距离乌鲁鲁国家公园的五星级Longitude 131露营地,因为其地理位置绝壁是是独一无二的。

  “波希米亚”一词,现今已为广泛接受为对一种文艺的吉卜赛人的描述,不论说何种语言,不论居哪一城市...一个波希米亚人,便是一个艺术家或知识分子,有意无意地,在生活上和艺术里脱离世俗常规。- (《西敏评论》(Westminster Review)), 1862

  波希米亚是怎么和豪华露营联系起来的呢?波希米亚不是和居无定所和放浪形骸联系起来的吗?这种印象来自于古老的法国民间观念,认为欧洲的吉普赛人一开始来自于比希米亚国。但随后越来越多的有才华的欧洲和美国艺术和文学名家开始赞同波希米亚气质-不落俗套的心灵自由的。

  现实版的波希米亚社区在19世纪与20世纪初兴起,比如德国慕尼黑的施瓦宾区(Schwabing)、法国巴黎的蒙马特区和蒙巴纳区(Montparnasse)、美国纽约市的格林威治村、英国伦敦的切尔西区(Chelsea)和费兹罗维亚区(Fitzrovia)。

  在美国出现了将波希米亚和豪华露营连接起来的例子。比如,从事美国精英权力研究权威社会学教授威廉多姆霍夫在《谁统治美国》一书提到的波西米亚俱乐部,这是由旧金山的记者作家演员和律师于1872年创立渐渐演变成的精英社交俱乐部。每年七月富豪、权贵和他们的座上宾都会在位于这个加州北部的波希米亚俱乐部拥有的波希米亚丛林安营扎寨。那并不是一个权利场所,而是一个让权贵们放松、享乐以及结识艺术家、演员和学者的地方。

  丛林里有120个规模地位不等的营地,比如,前总统胡佛和尼克松住在“穴中人”营地,里根和各大公司总裁住在“猫头鹰巢穴”。俱乐部会通过一些仪式性活动将会员吸引过来,还有足够的运动、艺术展、音乐会、美食打发时间。

  有代表性的仪式性表演包括,纪念波西米亚圣徒圣约翰的戏剧演出的高级狂欢(jinks) 和类似宗教仪式火葬忧虑先生的“焚烧忧虑” ,布什总统有在“焚烧忧虑”仪式中演一支湖边的青蛙。这个露营活动被认为是一个具有社会内聚力的上层阶级的证据。

  这里不得谈后期演化出的新的阶层“布波族”。在大卫·布鲁克斯的《天堂里的布波族》一书中描述了波希米亚者和布尔乔亚者两个团体彼此碰撞的历史,以及两者融合在一起后产生的一个新兴上层知识阶级——“布尔乔亚波希米亚人”,简称为“布波族”。

  布波族是 bourgeois bohemian(中产阶级式的波希米亚人)的缩写,为1980年代“雅痞”一词的衍生词,形容1990年代之后,因为信息时代的快速来临,随着高度的创作空间与快速的财富累积,而来到中上到上层阶级的新高级知识分子。这些“新社会精英”象征1960年代自由理想主义与1980年代自利主义的结合。

  碰巧的是我多年曾经参加过一个叫布波的露营俱乐部,不知道当时的创办者是受了何种启发将布波和露营联系了起来。当然这个俱乐部与权贵无关,更像是来自各种专业背景的有意思的人聚在一起,去实现一些浪迹天涯的梦想。奇妙的是,这个俱乐部解散数年后,很多人至今仍是交往密切的朋友。

  这类群体行为可用社会心理学中所研究群体行为的群体动力学(group dynamics) 解释:身体物质上的亲近有可能导致群体的团结一致;人们互动得越多就变得越喜欢对方;增强群体内聚力的最好氛围,就是放松和合作。而露营这件事情给大家提供了在私密的物质环境中朝夕相处和互动的机会,同时是个放松、享受快乐的事情。

  如果说有现实版的波希米亚社区吗?可以参考下现代的波希米亚社区,中国的大理市、泰国的清莱、尼泊尔的加德满都、荷兰的阿姆斯特丹。个人觉得墨尔本的费兹罗伊区(Fitzroy)很接近波希米亚社区。

  言归正传,其实身边有很多没有露营经验的朋友,或者看上去娇滴滴的都市姑娘,被拉去露营后都对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关于glamping的讨论更是为了改变对于露营的古板印象,为大家的休闲娱乐提供多一种选择,多一种别样的体验吧。

  感谢你在无意中看到这篇文章,颜值都这么高了,还愿意看看小编的文章,希望可以给你带来一点轻松在百忙的生活中,如果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和想法也可以在评论区给小编留言,小编时刻在下方等着你,如果喜欢文章可以点击关注即可,小编力求不让你们失望,每天都会更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