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2002:BOBO布波、野蛮女友和花样美男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8-09 15:22

  布尔乔亚+波希米亚,在小资臭了大街之后,2000年就诞生的《天堂里的布波族》终于在2002下半年走入人间,狠狠地火了一把。小到手机、服饰,大到房产、生活方式,无时无刻不在大吹大唱“布波”二字。

  布波的出现,适时且恰到好处。因为它的前身小资,已经让人够腻味了。小资原本表现一种区别于大众世俗的品位和情调,没想到中国人民生活水平发展太快,小资以星火燎原的速度在全国各地茁壮成长,如今连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儿也敢坐在咖啡馆里骂人:嘿嘿,你小资,你才小资!当小资的主力———白领们还为捍卫名誉和“伪小资”对骂时,一抬头却发现,BOBO们已从天而降。

  社会精英、成功人士,享受着物质生活的富裕却渴望着心灵的不羁和流浪。这样的定义显然加深了布波的阶层性———小众的精英的,朝金字塔上方攀登了一层的。于是“再走远一步”的布波,就迅速取代小资,登上了生活概念的盟主位置。

  可是布波还没喘口气,越来越矫情的媒体就推出了IF虎视眈眈。IF,国际自由人,比布波又突破了地域限制,直接冲着地球村居民前进了。在当今全民学外语的热潮下,这个概念比布波更富魅力。网上的调查认为,从小资到布波到IF,是必经阶段,只不过目标较遥远。

  娇媚可爱的女子对男友拳打脚踢,非但没受到谴责,反而引得身后一大群追捧者。影片《野蛮女友》在本年的异军突起,扯起了女性新形象的大旗。

  低眉顺眼的贤淑女性?现在连男生都不指望能撞上这种比熊猫还稀少的MM了。在这个讲究自我的年代,女性早改写了传统的教条美德,她们更懂得关爱自己,保护权益。

  银幕上,全智贤回眸一笑,逗穿高跟鞋的男友苦苦追赶,银幕下,女生哈哈大笑,看捧苞米花的男友摇头叹气。

  野蛮风越刮越烈,连中国的河东狮都举着藤条怒吼了。如果你还以为女生都是甘愿牺牲的紫霞仙子,拿着孙大圣的“曾经有一段……”去糊弄人,对面的女生已经齐刷刷地打出手势:鄙视你!

  只是,野蛮也有前提条件,你骨子里还得是个温柔真情的女子,野蛮是件时尚合身的外衣,用来增添可爱和魅力。否则,你就一边儿凉快去吧。

  一部《流星花园》,让4个卖相俊美打扮中性的男生风头劲飚,成为两岸三地最火热的青春偶像,并创造出中文新词“花样美男”。他们所到之处,眼角眉梢的一个神态,一个羞涩笑容,都会让举着画像的儿童少女妇人婆婆们哭着喊着要往台上跳。

  当花样用来形容男性时,娱乐进入了男色时代。F4之后,又有大量记不住名字的青春俊美小男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如果说其中火热的缘由,应该与野蛮女友相似,时代变了,女性的主导力量在不断攀升。

  只是,担心阳刚男性落寞的人不免开始杞人忧天。其实谁知道呢,风水轮流转,女性观众如果向男人们学习起喜新厌旧来,或许明年就又换成施瓦辛格类当红了。

  如果你还把异性合租当作时髦拿出来炫耀,就实在太落伍了。连SOHO、LOFT、STUDIO这些层出不穷的新概念,都挡不住单身公寓今年在地产业的独领风骚。

  房产商自己都想不到,这些面积在50平方米上下,但五脏俱全风格简约的小户型,会被年轻人抢疯了。在北京、上海、广州,白领们排起长队,单身公寓数天售罄的报道屡屡见诸报端。年轻人自己的解释是,工作压力够大了,所以必须要保留可以休憩的私密空间,没有合租人的打扰,不必看房东的脸色,为自己在钢筋水泥的城市森林里开一块避风港等等。这时候的单身公寓,体现着一种生活态度,一种生活方式。

  单身公寓还意味着一笔经济账,租不如买或者买了再出租,现在的年轻人聪明着呢,精神物质两手都抓。所以,在最反映风尚的上海小剧场话剧里,去年受欢迎的是《》,今年的就叫《单身公寓》。

  几年前《咖啡地图》出版时,很多人都没想到,这本小资们的红宝书在2002年被开创成为一种模式———“享乐地图”。有夜行者晃悠在城市各家酒吧里,把自己的感受和酒吧介绍写出来,编成册,就叫《串吧》。效仿者接二连三地捧出了关于饭馆酒楼茶坊服饰铺的。现在连报纸杂志,只要是生活类的,你都能找出一堆这样的享乐地图,从店铺的地点电话到招牌商品,甚至他们装修别致的厕所,事无巨细统统都告诉你。

  这样的东西,印在一片纸上,也就是张漂亮的广告传单,偏偏装订成册后,就成了白领们的热爱,一到周末,全都按图索骥,两条腿跑断了还乐此不疲。

  以前有老人不明白,那些年轻的白领,钱赚得多了去了,怎么还天天哭穷。瞧瞧这些五花八门的享乐地图吧,新贫族的血汗钱全换成了这些精神食粮和物质食粮。

  过去的女作家写隐私,多是关于婚外恋的,都是别人的事,那还犹抱琵琶半遮面,绝对隐去真名呢。现在的宝贝娃娃们厉害,最私密的事情都要像乌鸦一样哇哇喊出来,小小的年龄已是个个历尽沧桑的模样,就怕你不信那是她的隐私。就这样,把她们的前辈给吓着了。年初署名春树的作品《北京娃娃》据说把前两年的《上海宝贝》毙得一愣一愣的。

  当性成为公开的卖点后,一声声叹息的婚外恋就不吃香了,中国人的“性存在”已经作为白皮书公开发布了,千奇百怪的性状态在自由开放的空间迅速膨胀,从越来越多的性暗示广告挑逗你想象,一直到广州某人的“”娱乐被广泛讨论。

  年末相关的热点讨论,是关于艾滋病患者的婚姻和单身女性非婚生子的。还好,这两个话题,大部分人都是认真严肃地来看待的。

  先说今年全国各地火爆的接吻大赛。中国人向来是感情内敛的,如今商家一个活动,就能让年轻人一对对地当众站在街头长时间僵立着亲嘴。你批评这太无聊太商业?人家不屑:换个角度,这也是行为艺术,不懂了吧你。

  把接吻跟艺术等同也许有些勉强,那画画总行了吧。人体彩绘可是在国外都流行的。上海、重庆、广州,人体彩绘的新闻都爆发了一桩接一桩,走上天桥派对也走进橱窗吸引注意力经济。

  一句话,一些标新立异的、看不懂的行为,始作俑者都可以用行为艺术来拔高地一语带过。概括此种现象的,有一篇有趣的网文,叫《一只猪的行为艺术》。

  北京的一个展会上,一家涂料公司派了彩绘模特作展示。大家理解地说,哦,行为艺术呢。人家商家不高兴了:谁说我画画来着,我这做广告呢!

  上世纪80年代出生的那一代或许都没听说过“人民公社”这个词。但现在不是流行怀旧吗,有人把这个词从灰尘堆里拣出来,掸掸,公社就闪闪发亮地摆酷了。

  生意难做,商家挖空心思吸引顾客。广东一家餐馆就叫“人民公社食堂”,从装饰到菜单到背景音乐,活脱脱是“文革”的拷贝,美其名曰:怀旧。

  也有人拿公社创新的。长城脚下今年诞生了一组创新建筑———“公社”,被一些人称为是“对那些商气横行的建设现状的反叛……以亚洲独特的建筑样式抗衡欧美现代主义流行样式的尝试”。

  关于这群建筑的争议还未停止,有人也拿公社来凑热闹了。一家网站借着选秀的热闹,告诉你一个新名词:手机激情公社。看不懂?就是说上网呗。

  最近一个凑公社热闹的消息,是创办了中国第一个“人民公社”的某东海小岛,将被改造成为以旅游休闲为特色的海上胜地。

  “最新医学研究显示,80%的同性恋喜欢用大拇指看短信,往下按,还按,就说你呢!”这条经典的整人短信,将爱好手机短信的“拇指族”狠狠地调侃了一番。

  在路上,公车上,甚至办公室、会议中,你都能看到有人低头按着手机偷笑。这种简单、随时随地传递信息的手段,已经成了年轻人最喜爱的沟通方式之一。在今年,他们发展成为一个足够庞大的族群:拇指族。跟这个族群相关的,有“手娱乐时代”等一堆生活新概念。

  生活节奏快、朋友少联络的,发个温馨短信问候一声;明恋的暗恋的,发个情感短信探探路;当然满天飞的最受欢迎的还是搞笑的,虽然都逃不脱“小猪在哪里,正在看短信!”之类的路数,但能在紧张的工作之余让你莞尔一笑。这些抓狂短信的功效就达到了。

  拇指族的兴起,还让苦苦挣扎的网站终于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各大网站都派了写手,专门倒腾那些迎合各种拇指族的五花八门的收费短信,生意兴隆。

  但问题也不是没有的,关于手机黄段子的争议历时颇久。年内还有人动了真格,以性骚扰的名义将发黄段子的人告上法庭。

  DV并不是新热名词,但显然,在媒体坚持不懈的捧场下,2002年DV迎来了遍地开花的大好时光。电视台的青年影像大赛开始深入人心,高校的或者各种场合的艺术展上,独立影像的分量也日益突出。

  把DV和拍电影或者拍纪录片等同,当然会气死那些讲求艺术的电影人。但DV无疑让人们心中的电影梦有了施展的空间。现在的年轻人是在声像影响中成长的。关于电影,他们有着各自不同的理解。我们现在看到的最多的DV,是描述普通人生活的。那些举着机子在城市小村游走的年轻人,把镜头对准了最普通的人,用影像来书写心灵日记。

  这些人中,有的是梦想着拍出自己的《黑暗中的舞者》的,更多的是自娱自乐。因为他们的自娱自乐,DV才得以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