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泉州“教练技术”培训机构:培训还是洗脑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8-09 15:23

  培训市场上有这么一门课程,上课时没有教程,禁止做笔记、录音,禁止和相熟的人坐在一起。上课时间经常超过12小时,甚至凌晨三四点才下课。上课之前,学员被要求对上课内容保密。课上会设置场景和游戏,让学员在体验中发现自己行为模式的不足,从而提升心智激发潜能,改变不良行为模式。

  这种课程叫“教练技术”,学费不便宜,四五天的课程,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学员对它褒贬不一,有人觉得“值得”,有人觉得“没什么改变”。更多的争议来自学员家属和朋友,“穿着比基尼跳舞”“边跳舞边脱衣”,“上完课后,说要锻炼你的感召力,实际就是让你拉人上课”。家属和朋友担心,课程打着提升心智的名义,做洗脑之事,实为新型传销。

  “教练技术”到底是一门什么样的课程,如何上课,需要体验和保密的又是什么?日前,记者对学员、学员朋友及培训机构老板进行了采访。

  “我的朋友去上了一种叫教练技术的培训课,每天要上到深夜,上完课像打了鸡血一样,课程内容又是保密的,我怀疑她被洗脑了,还一直劝我也去上。”近日,兰先生向记者反映,很久没有联系的女性朋友突然给他电话,极力向他推荐这门课程。

  “上课到凌晨”“不能和熟悉的人坐在一起,会给你配个搭档,也叫死党”“穿着比基尼上台跳舞,跳到你跳不动为止”“还有边跳边脱裤子的”记者从上过该课程的学员及家属、朋友等多方了解到,该课程的一些培训项目“奇特”得令人无法理解,从而引发众多争议。

  40岁的张先生从事外贸生意,春节前他刚刚在泉州一家机构上完初级阶段课程。“师兄师姐感召进去的。”张先生所说的“感召”,其实就是“介绍”。他说,这个课程原来只有在上海、广州这样的大城市才有,四五年前他的妻子在上海学过,前后花了近二十万元。“她当时一直要拉我去,我手头上有事就一直推托没去,后来我们公司有人去上,说不错,我就去了。泉州这边分初级班和高级班。我上的初级班是四天五夜,一共是6000多元。”

  “我是在厦门上的,当时上第一阶段是8800元,不过我可以介绍你去别的平台,比较便宜,一阶段应该只要1000元左右。”在厦门上完三阶段“教练技术”课程的王女士介绍,她上课的平台分三阶段,前面两阶段各5天,最后一阶段是108天。“这个比较便宜的平台是我之前上课的那个平台的导师自己出来开的。”王女士表示,她获得“毕业证”后也在一个机构里做过助教和教练。

  在晋江办工厂的姜先生,2016年在厦门上完三阶段课程,花了3万元。之后,他曾介绍公司8个同事去上过课。“他们三个阶段是1万多元,后来我们在聊的时候发现他们上的那个课省了很多环节。其实泉州这边很多这类机构是在厦门上完课的人自己注册开课的。”姜总直言。

  “这个课没有讲稿,没有书本,没有笔记。简单地说,是体验式学习,心灵的开智开悟,我是一切的根源,讲的东西只有进去了才会有体验。”张先生说。可是对于具体怎么体验、体验些什么,几乎所有的学员讳莫如深,张先生的朋友李先生表示,“每个人进去都要签一个保密原则”。

  “进去的时候手机就被收起来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可以看。”张先生说,他上的是四天五夜的课时,早的线点上课,晚上八九点结束,但也有过上到次日凌晨三四点下课,上午8点又开始上课的情况。

  此前,记者曾到泉州某机构举行此类课程的酒店探访。当时开课大厅关着,门口摆着一些糕点和水,一张贴在墙上的“学员守则”上明确写着诸如“对其他参与者的行为和分享完全保密”“不得坐在熟悉人的旁边”“不得录音录像和做笔记”等字样。记者无法进入课程现场,只听到里面传出阵阵的呐喊声、欢呼声和鼓掌声。“90 90 无所不行”场外一名机构的工作人员说道,他们在酒店开课两年了,每个月都有班,这是第90期。“他们都不让外人进去,我进去过一次,窗帘关着,灯关着,里面黑乎乎的,五六个人围一桌,拿着手电在照。”酒店一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道。

  对于这一所谓的体验式课程为何要保密,王女士解释:“体验的内容跟你说了,就剥夺你的体验感了。就像看电影一样,你都知道了电影的情节,你的体验感就少了。”

  虽然学员不能对外人讲课程的内容,但学员之间是可以交流的。记者也从张先生和李先生之间的交流中得知一二。

  “这里面还有角色扮演,每个人一个角色,大家就是一个小社会。真正一个角色你能不能深入进去,通过角色扮演,会带给我们很多的感知。”厦门学习的李先生说道。

  “我们二阶段跳舞,那是跳得停不下来的啊,我当时就是一只真正的小天鹅。到后面会有很多人会来陪着你跳。”李先生说。

  记者好奇地问张先生:“是你本人穿着比基尼跳?”张先生说:“是啊,也不觉得难为情,到现在也觉得挺正常的。跳了多久也忘了,很久很久,跳到浑身无力,大家把你架下去。”

  两人在谈话中表示,通过这些角色扮演,课程会让自己体验到不同角色的感知,发现这当中自己的行为模式,从而关照到现实生活中思维和行为的不足,以此得到启发。

  李先生还说道,学习课程时两人一组搭档,互称为“死党”。“死党”之间是荣辱与共的,如果有一方在课程中表现得不好,另一方会受到相应的批评或者惩罚。而在第三阶段的学习中,死党之间要相互督促,每周要做工作计划,工作总结,反思过去没做好的。

  该课程对学员是否真的有帮助?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许多学员自称受益良多,但多数人说不清楚他们具体哪些地方得到改善了。

  接受采访时,李先生记得很清楚,他已经毕业1354天了,“我们有一个交流群,大家每天都报时”。至于报时是为了什么,群里交流些什么,李先生表示不方便透露。

  记者从张先生发布的朋友圈信息得知,他上课的机构3月份曾请了一名叫如平的老师来讲学,而据公安部门信息,此人原名赖泽平,被列入公安传销黑名单。

  “对我来说,初级对我的变化不是很大,但在认知上有一些帮助,多多少少有一些提升吧。很多人去参加之前,一些场合都不敢讲话,去了几天后就有进步了,不会不敢讲话了。”张先生说。

  “你如果能真正从教练技术毕业,你的业务至少能提升三倍。”李先生三阶段课程的“毕业生”,他对课程给个人带来的提升深信不疑。记者问他业务是否真的提高了三倍,他反问记者:“我告诉你我提高了,你也不知道要怎么检验啊。”

  “业务提高很好检验嘛,要么质量提高,要么数额增加,就像你检验你的员工一样。”面对记者的质疑,李先生笑而不语。

  上完“教练技术”课程之后,许多学员都努力将该课程推荐给身边的人。记者了解到,这其实是培训机构在考查学员的“感召力”,以此衡量学员是否有进步。所谓的“感召力”,他们的解释是:“你在课程学习中得到提升了,就要感召你身边需要帮助的成员,让他们也得到提升。”不少受到上过这类课程的朋友“感召”的市民质疑,这一举动像在“拉人头”,有传销之嫌。不过,培训机构的老板们认为,这是锻炼学员的领导力。

  “好久不联系的初恋女友突然打电话给我说她在上这个课,最终也是劝我去报名。”向记者报料的兰先生说。

  而王女士和姜先生则分别“感召”了他们的兄弟姐妹和公司的同事。“第一个去上课的是我大姐,后来还有其他兄弟姐妹5人,4个是三阶段毕业的,还有1个上了一二阶段,因为人在国外没有上三阶段。”王女士说。

  “之前也有个人来感召我,她发现说不动我,就请了他们的组长、学长还有领导,一次围了十几个人来拉我。”在泉州工作多年的陈女士也有过这样的遭遇,她说身边几个朋友都上过这一课程,她大致了解相关情况,“就是最后要拉人进去,我不接受”。

  “传销的一个重要特点是,有金字塔式的人员结构。你发动我,我发动他,上下线之间有返利的关系,即每拉一个人上线都能按一定比例抽成。就这一点看,这种课程培训应该还不构成非法传销,算是打了传销的擦边球。但机构若违反相关行政管理的规定,可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反映情况。”福建建达(泉州)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施争荣律师介绍说。

  记者从泉州市教育部门了解到,民办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不仅需要办理办学许可证,而且有几个办学地点,就要在办学地点所在属地的教育部门办理当地的办学许可证。例如,机构总部在甲地,分支机构在乙地,那么甲乙两地都需要有办学许可证。

  “最近我们正在对民办教学机构进行管理整顿,接下来会要求民办教学机构对办学内容、方式、收费和教师队伍等信息在办学地点进行公示。”泉州市教育局民办教育管理科相关工作人员表示。

  “课程要求对个人隐私进行保护。”泉州某机构负责人这样回应课程的保密性。他说上“教练技术”课程中的不少学员是老板或者在工作单位有一定地位的人,他们会在课程中将自己工作或生活中碰到的一些难题讲出来,出于对隐私的保护,要求学员不得对外说。

  “因为课程是体验式的,老师不是在上面讲守承诺的一些大道理,而是通过体验让你感受,如果把这些东西都和你讲了,你有机会来上课,你是不是失去体验了?”他表示,关于上课的时长,每个班级和每堂课都不太一样,一般来说是到晚上11点左右,有时候会晚一点。“有时候一个班级有人迟到一个小时的,大家都要等着他。”这位负责人说,大家都不想放弃他们。培训课程里有搭档、有死党,培训不止是对自己的提高,也要让身边的人得到提高。

  “我们不会做太出格的事情。脱裤子肯定不会,穿比基尼有可能是角色反串的需要。”该负责人说,课程分“发现”和“蜕变”,先在体验中发现自己的不足,然后通过角色的反串实现蜕变。

  他表示,做“教练技术”课程的机构在泉州就有六七家,而厦门有十多家,平台水平参差不齐,收费和上课的内容也不尽相同。他说,不排除存在有过激行为的课程内容,但他们的老师都是严格挑选的。

  “一个人的领导力和他的感召力有很大关系,锻炼你的领导力和人格魅力就是要锻炼你的感召力。”关于培训中“感召力”的锻炼,他不认为是“拉人头”,并称感召力的锻炼只是为锻炼个人的影响力,进而锻炼其领导力。

  据了解,“教练技术”的课程在全国很多城市都有,大约2003年就已经在上海、广州、成都等大城出现。在成都,一名记者报名体验了相关课程,并写成报道《揭秘精英课程生命源泉强迫洗脑的过程》。

  第一阶段,签署“12条守则”,内容包括不能迟到早退、不能泄露课程内容等。之后的课程中有一个心理练习叫“废墟”。教室里灯光暗淡,音乐舒缓,导师煽情起来了:“是谁,是谁对你说他会永远爱你?是谁,是谁一次又一次地欺骗了你”不久,部分男女学员已情绪失控,捶胸顿足,号啕大哭,呼天抢地,喃喃自语甚至有人在撕扯自己的衣服和头发。

  “第二阶段,课程安排得极为紧凑,每天从早上10时上至晚上12时,其间只在下午四五点钟安排一次就餐时间。课程的原则是每晚至多把头放在枕上4个小时。”记者写道,之后的“死亡体验”和“救生艇”练习,让记者“终于明白这个课程为什么会让那么多人着迷了,它采用的心理技巧力度很强,你根本无法抗拒。”

  第三阶段,做3C,即感召自己的亲朋好友也来上课,并必须做到“让感召对象有意愿提升自己、完成作业、缴钱”的“三个认证标准”。有的学员感觉自己从中得到了提升,学会了沟通,重新审视了自己和他人的关系,有的学员则为此付出了惨痛代价,夫妻不合、父子不合、朋友反目

  据了解,“教练技术”起源于美国,1971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中西部自由艺术学院的创始人之一添高威在暑期开设了网球和滑雪训练课程。一次,一名网球教练因故不能上课,他就让一名滑雪教练教授网球,结果发现滑雪教练教的网球学生比网球教练教的学生进步更快。经过研究他发现:“他并没有教她打网球的技巧,只是帮助她克服了自己不会打球的固有信念,她的心态经历了不会到会的转变。”方法就是,他让学员不必计较用什么姿势击球,只需把焦点放在网球上(这就是他所说的注意力集中法)。后来,运动场上的管理方式被转移到企业管理上来,逐渐演变成“NLP教练技术”。

  最早把这套技术引进国内的是一家叫“汇才人文机构”的公司,相关材料显示,这家公司因非法办学、非法培训已被解散,目前国内的“教练技术”大都出自这一脉。长期以来,国内“教练技术”课程也因其催眠式洗脑的培训方式不断遭受质疑。(记者 陈玲红 王盼琛)